海程邦达IPO:三年遭罚60余次 股改后首次增资藏问题

海程邦达IPO:三年遭罚60余次 股改后首次增资藏问题

据披露,荷兰省提出筹集6002百万元的资金,其中41300万将用于贫民供应链物流相关项目和补充流量资金。但是,在进入高级阶段的过程中,Haicuo Bangda存在“精益供应链物流”服务……

股份变更后的第一次资本增加

        公开信息显示,唐海为海程邦达实际控制人,直接和间接控制海程邦达77.64%股份的表决权。

自成立以来,哈佐达已获得8家公司,融合跨境物流业务,陆地运输物流业务,铁路运输物流业务,工程物流业务等,具体而言,哈西瓦商业收入主要主要是海和空运业务。目前,哈佐达有四个业务部分,基于基本分段物流,一站式合同物流,精益供应链物流和供应链贸易。

        2017~2019年,海程邦达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22.28亿元、24.31亿元、34.13亿元,其中,基础分段式物流收入占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47.26%、43.15%、61.28%。

但是,2019年突然急剧上升,造成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的注意力。

        据披露,2019年,在未剔除顺圆弘通物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顺圆弘通”)业务整合影响的情况下,海程邦达基础分段式海运业务收入增加12.14亿元,占当年主营业务收入比重为35.57%。据披露,顺圆弘通是海程邦达的子公司,2018年12月,海程邦达从周韶宇手中收购顺圆弘通51%股权,但仅在3个月后,周韶宇出资比例达60%的公司青岛华正德商务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华正德”)成为海程邦达股改后第一次增资的股东之一。对此,证监会要求其说明是否与收购或其他交易构成一揽子交易,以及华正德是否为适格股东。此外,由于顺圆弘通控制的宁波顺圆、青岛顺圆对海程邦达的业绩贡献较大,证监会还要求海程邦达说明仅收购顺圆弘通51%股份的原因,以及在此种情况下能否对顺圆弘通实施持续有效控制的依据。

在交付扩张时的日历门票

        据披露,海程邦达此次拟募集资金6.02亿元,其中4.13亿元将用于精益供应链物流相关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但在向高级阶段迈进的过程中,海程邦达存在“精益供应链物流”服务模式业务推广风险。

从收入的角度来看,2017〜2019年,精益供应链物流业务收入占14.86%,17.78%,14.22%,并在主要业务收入的波动下降。从客户的情况来看,MakeDine Lean供应链物流服务目前基于大型制造企业,如Youtong,Mo Shi,Samsung作为核心服务对象。一般半导体制造业是扩大精益供应链物流业务的关键领域。在过去三年中,在贫民供应链物流业务的大客户,长江存储集团是一个新的半导体行业。

        经调查发现,富士康集团在2017年为海程邦达精益供应链物流的前五大客户之一,但此后几年消失于前五名单。值得留意的是,精益供应链全程管理对物流企业主动管理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然而,近三年,海程邦达因违法违规曾遭海关、税务、公安、交通等部门处罚60余次。目前海程邦达现有56家子公司,随着其物流营运网络的扩张,其经营管理和内部控制的难度亦在加大。

唐代董事长86家公司

        据天眼查数据,海程邦达的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唐海有39则任职信息,担任股东11家,且担任高管31家,有实际控制权86家。

尤其不是要注意,唐海有136条风险,182人在警告提醒。

        其中,唐海担任法定代表人的深圳易达丰国际物流有限公司有清算信息,担任法定代表人的郑州易达丰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有清算信息,担任法定代表人的海新泰(上海)物流有限公司有清算信息;担任高管的青岛邦达物流有限公司曾因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而被起诉,曾担任股东的青岛邦联通达贸易有限公司曾因买卖合同纠纷而被起诉,担任法定代表人的海程邦达国际物流有限公司曾因保险人代位求偿权纠纷而被起诉,担任高管的北京海程邦达新展运国际物流有限公司曾因运输合同纠纷而被起诉,担任法定代表人的海程邦达国际物流有限公司曾因货运代理合同纠纷而被起诉、曾因合同纠纷而被起诉,担任高管的成都近达物流有限公司曾因财产保险合同纠纷而被起诉,担任高管的青岛邦达物流有限公司曾因劳动争议而被起诉……

主席主席实现了许多公司,并且有一个诉讼。通过这种方式,我们如何保证普通投资者的利益?会有福利交付行为吗?